您现在的位置:  首页 >>  党员作品 >>  散文随笔  >> 正文

手被订书针刺伤了!

  发布时间:2020-05-18

博爱医院二支委会  肖生平


知道不能怪它,可是心里全是恨!

 

订书机坏了,我捣鼓了一下之后仍无用,于是随手把它扔在桌上,恰好一根订书针飞了出来,起身换个订书机,右手习惯性在桌上一按,大拇指凑巧按上订书针,细微的“噗嗤”一声,是订书针刺穿皮肤的声音,接着它像江湖传说中的噬骨钉,穿越血肉,直钻指骨,一阵剧痛,血涌了出来,我吓懵了,订书针两端都完全嵌入皮肉,金属的寒凉给我带来深深的恐惧,我迅速拔出了订书针,拔出来一看,深度应该有8毫米。


我随口问了旁边的同事:“要打破伤风吗?”她愣了一下:“不用吧!”我看得出,她觉得我有点小题大做。

 

我也犹豫,这么一点伤口就去打破伤风针,容易被人笑话太矫情!受点皮外伤的人那么多,没几个人打的,自己曾经玻璃扎过,也被钢笔扎了一下,现在皮下都留下墨水痕迹,也没打。不过现在不同,我学过破伤风,不常见,但是一发病,致死率高,有时跟狂犬病差不多。首先是冲洗伤口,可是只能冲表面,口那么小,里面怎么冲洗呢?我不可能把一个针眼大小的伤口豁拉成被刀割了一样,我还是决定去咨询一下外科医生。

 

在电梯里,跟一个ICU同事聊天,我把左手背在身后,特意说起破伤风,他说:“偶尔也见过,死亡率接近70%,死的时候,你以为像电视剧演的那样?突然一阵气喘不上来,然后头一歪,就没了!他全身肌肉直抽搐,包括面部肌肉也在痉挛,明明很痛苦,看起来却像笑,就是我们说苦笑面容,更重要是神志清楚,让你真正体会死亡滋味!”

 

我随口应和:“嗯,还笑呢,别人还以为他很舒服,很开心,连氧气管都帮他拔了,说:‘看来你心情很好哦……”

 

外科医生跟我说:“订书针没生锈,没被污染,有破伤风杆菌可能性小!”

 

我把那订书针拿起来在阳光下看了看,虽说肉眼上看不出生锈,也不见得光亮!或许眼神好一点的人还是看得出生锈的!

 

他接着说:“如果这种都感染破伤风,就可以上新闻啦!”,不过他马上又道:“好像上新闻的也不少,安全起见,还是打TAT(破伤风抗毒素)吧!”

 

他旁边还有个同事,说:“先皮试,然后在伤口周围梅花型注射,每一针的深度要超过伤口深度”

 

我算一下:梅花是五个瓣,那就意味着要五针,哦,两个伤口,每个都扎个梅花,那就要十针,加上皮试,还有本来的两个伤口,就意味着大拇指上扎了十三针。天啦,我要成为江姐了!我怕死,可是我也怕痛!


外科医生又说,你也可以问问急诊医生,他们见得更多!

 

急诊科那位帅哥是我非常信任的医生,我刚来医院轮科就跟他。他看了伤口后说:“扎得还比较深,又不好清洗、消毒,还是打TAT吧“。

 

我问他:“围绕伤口梅花型注射吗?“

 

他说:“不用,一针就好。”

 

听说不用梅花型注射,我舒了一口气,我还是怕死的,尤其是死相那么难看,于是决定注射!

 

在回来途中,遇上急诊科一个护士,看到我的药单,说:“TAT要皮试,刺激性挺强,还痛!知道我有鼻炎、荨麻疹病史后,他说:那你过敏的可能性很大,要做好心里准备!”

 

如果万一真过敏怎么办?

 

“那就做脱敏注射疗法,把原液依次稀释4个浓度,分4次注射。”

 

这样子好像跟梅花型注射也没有太多区别。

 

那个护士走的时候,嘴角带着一缕邪魅、狡黠的微笑!

 

我忐忑不安!于是问疫苗圈内有名的大V-陶医生,他说:订书钉上有破伤风杆菌可能性极小,不用注射!另一个疫苗群的人也说:可以不注射!

 

忍不住又在一个临床医疗群里咨询,一个新加坡医生,博学、热心,号称王神医,他毫不犹豫地建议要干涉,打破伤风疫苗,因为这个病一旦发病,后果严重,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,冒这么大的风险,在新加坡,每五年都建议接种一次破伤风疫苗!

 

群里另一位疫苗专家田医生也说:“如果你担心,可以不打TAT,但是建议打疫苗,虽然你伤口小,但是深,几乎看不到,说明它是封闭的,对破伤风杆菌,更是一个高危因素。我们这些年代的人,生后都会打一次百白破疫苗,人体会有记忆,现在打,短时间内就会产生大量抗体,如果是没有接种过,就建议TAT和疫苗一起打。

 

我知道自己接种过疫苗,但是哪种就不知,现在也无法找到证据,就姑且当既往曾经接种过百白破疫苗吧!现在在接种第二针。

 

田医生表示国内普遍没有成人破伤风疫苗,只有少部分地方有,他特意托人找到一个在广州做疫苗生意的经理电话给我,说或许能帮上忙!

 

刚开始我不好意思去打搅一个陌生人,后来当我问了几个疫苗接种点,都说没有这种疫苗,无法,只好求助这个未曾谋面的朋友,很幸运,过了几分钟,他就发信息告诉我,整个中山市,只有一家镇区医院有。

 

次日下完夜班,我驱车十多公里去那家医院打疫苗。

 

自己平时常给别人腰穿、骨穿,是多么从容和潇洒啊,眼睛都不眨一下,干净利落,可是轮到自己打预防针,却忐忑不安,心无归宿,似乎可以理解平时家属是如何充满了紧张和无措。其实,当针扎进上臂的时候,一点也不觉得痛,最痛的是等待打针的过程!针拔出的那刻,心里那块石头终于放下来。

从始至终,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,但是整个过程来回折腾,各种担忧,最大的原因,还是因为自己知道得太多了,可选择性太多,这也是我们人生痛苦的来源。如果我不知道那些破伤风杆菌知识,如果我没有那么多医生可以咨询,如果我没有那么多选择…….,中间无论哪个环节终止,后面都不会有那么多戏码!


但是人都是趋利避害,事情落在自己头上,都会情不自禁各种遐想,当知道有更好的选择时,都会做出更有利选择,哪怕繁琐一点。


无论决定是否看医生,是否打TAT,是否打疫苗!哪种选择都不一定是错的,因为谁也不知道后果!有些意外即使发生率99%,如果没发生,就风平浪静;有些发生率即使是万分之一,如果发生,就输得彻底。


我咨询的几个医生,要么是同事,要么是朋友,只有情谊,没有利益,每个人的观点都是真心而客观,也没有对和错!我们看病时,也经常会碰到几个医生的观点不一致,一切都没有标准答案,他们只会告诉你,可能的结果,就看命运选择哪种可能性来发生,以及后果你是否愿意承担,或者能否承担得起。


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  http://www.zsngd.org.cn/Article/View/cateid/80/id/3109.html
上一篇:遇上广东人
最后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