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 首页 >>  党员作品 >>  散文随笔  >> 正文

除夕惊魂

  发布时间:2019-12-23

博爱医院二支委会   肖生平

2011年,我还在做住院总,除夕那天恰好值班,20:00左右接到120通知去接诊病人。

兴中道上在举行烟花大会,绚丽的焰火冲天而起,在半空绽放,蓝的、紫色、黄的……五彩缤纷,整条道上都在沸腾。

120电话是个家属打来的,在他家里,一个10个月大患儿,精神萎靡,呼吸急促,肢端冰凉。原来患者近日出现吐泻,年轻的夫妻经验不足,就给他喂了点水,以为自己能好,而这天又忙于整理家务,有所疏忽,哪知到了晚上发现更严重,又不敢带孩子来医院,因此赶快拨打120。

很明显孩子存在失水性休克,首当其冲是补充水分纠正休克。我这边供氧,护士那边建立静脉通道。30秒过去都没打上针,平时这个护士打针水平都是一流,可能现在因为患儿血管失水太多干枯,很难进针。患儿病情危重急需补水,可是没有静脉通道,水分无法进入体内,迟一分钟,患儿性命可能都会不保。

因为没有静脉通道,应该立刻行骨髓输液,骨髓里面很有很多腔隙连着血管,液体可以通过骨髓进到血管里,可是车上不会携带骨髓穿刺针。于是,我想再给30秒钟的时间,希望能够在这30秒内打上针,但,奇迹没有发生,我心急如焚,却无计可施。这时候护士想到救护车上有50ml针筒,那个针头挺粗大,差不多可以替代骨髓穿刺针,可是没有针芯,容易被骨髓颗粒堵塞,且创伤大,易感染,但救人紧迫,也顾不了那么多。

护士飞快地取来50ml的针筒和一支利多卡因,因为家属在旁边,可能对一些医疗操作会引起不适,于是让他们去门外。我忐忑不安地用50ml的针头进行骨髓穿刺,天不负我,针头顺利的扎进骨髓,一接上液体,输液管非常通畅,一扇希望之门在缓缓地打开。

救护车风驰电掣地赶回了医院,液体也恰好输完,摸着患者肢端变暖,我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,可是没持续多久,立即就发现患者又出现烦躁,且三凹征明显,呼吸困难并没有明显改善,这不符合休克的特点。也就是说,这个患者除了有脱水导致休克之外,很有可能还有呼吸道疾病。

患儿非常烦躁,加重了缺氧,可是不敢用镇静剂,因为孩子呼吸费力,镇静药物会导致自主呼吸减弱,加重病情。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气管插管,保持气道的通畅。我做住院总的时间不短,对于这些操作还是比较熟悉。在喉镜的照耀下,看到气管口在那里一翕一开,我拿着导管顺着气道插入,按理很容易插进去,可是很奇怪,明明看见了气管口,管也可以进去,可是再往深就进不去,或者即使进去,可是一通气,孩子又发绀了,用听诊器一听,发现肺部根本没有呼吸音。我大吃一惊,赶快把管拔出来,用气囊加压通气,孩子脸色恢复红润,我再次重新插入导管,可是数次操作都是失败。

如果不立即建立气管通道,患儿马上就会出现呼吸衰竭,继而心跳停止。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不是死亡,而是气管口明明在那里,你却插不进去导管,插进去了就是生,插不进去就是死。窗外夜色如墨,悄悄溜进来,在患儿血液、骨髓、皮肤渲染开,越来越浓,似乎听见死神御风而来的声音。

墙壁上的钟声在敲响,1.2.3.…,当钟声敲到12下时,就是新的一天,新的一年,我随着钟声的节奏捏着气囊,希望0点的到来能给这个孩子也带来新的开始,新的呼吸,可是直到钟声结束,患者的呼吸依然没有改善,就像钟摆上那只风干的飞虫,有时间的节奏,却始终无法企及生命的春天。

我向二线医生寻求帮助,他临床经验丰富,平时很多棘手的临床情况,基本上都能搞定。他手持导管和喉镜,喉镜的灯光就像半空绽放的焰火一样,吸引了我们所有的目光,可是他插了好几次,也没有奇迹。

每次患儿一插管就发绀,而用气囊面罩一加压通气,他又恢复红润,顷刻天堂,刹那地狱,孩子在生死之间不停循环,我们知道如果孩子一直这样子,孩子即使不死,可能也会留下后遗症,可是插不进去管,我们就要持续捏气囊到天亮,除夕、睡眠……

我们再次认真分析了一下病人的病情,不像心脏的问题,也不像神经中枢的问题,问题应该还是呼吸道,气囊加压其实可以通气,说明气道是通的,可是导管插不进去,是为什么呢?我们突然想到,会不会是气道狭窄,或者囊肿,所以每次都插不进去?气道有堵塞,又没有堵死!我们试着用小好几号的导管插进去,试了几次,竟然成功了,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判断是对的。可是到底是什么?具体情况只能等天亮之后进一步检查来确定。

当这一切搞定,已经是凌晨5点钟,这个时刻,有人起舞梦中,有人相思难眠,而我们刚从紧张、恐惧中缓过神,可是不管什么样的状态,一切都再也没有喧哗,归于静谧,毕竟,新年来了,无论是人类,还是死神,都得安静一刻,迎接它款款而来。


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  http://www.zsngd.org.cn/Article/view/cateid/80/id/2627.html
最后一篇